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写真

李西闽:历经生死 更懂生命爱和关怀照亮了重生路

来源:公众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5-15 03:05 字体:   【 打印本页 】 【 关闭 】
分享 : 
 
5月12日,李西闽的小说《我们为什么要呼救》新书发布会在成都举行,这是被誉为“恐怖大王”的他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被埋76小时获救后,历经十年挣扎,面对自身的苦难后回顾汶川大地震的生死。2008年的5月12日,发生了李西闽生命中最恐怖的事,在彭州银厂沟鑫海山庄写作的他被埋在5米深的地下76小时,钢筋从他的身体穿过,铁片插进了他的脸,76小时没有进食一粒米一口水,凭着坚强的意志获得救援,李西闽生命经过涅槃,浴火重生。获救后,李西闽根据自己的生死经历创作的长篇纪实散文《幸存者》,出版之后引起了巨大反响,获得了“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家奖”。
在2008年之前,李西闽是我国新概念恐怖小说的倡导者,他的小说布局和构思巧妙绝伦,情节引人入胜,小说中有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拷问,深入挖掘藏在人性深处的恐惧根源。2008年以后,在经历生与死之后,李西闽正视和面对自己内心的痛楚,与生命的伤痛去融合,他的文章和笔锋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更多地去关注生命本身,关注人性中善良和光辉一面。
文学天赋年少显露
历经艰辛始得成功
 
客家人李西闽1966年出生于福建长汀,长汀有连绵的大山和严重的泥石流,在李西闽的记忆中,童年的故乡是贫穷而苍凉的,山体裸露着泥土,见不着绿色,饥饿如影随行。客家人除了豪爽脾性还有敏感、精细、有时天真的精神气质。这些脾性、气质也已深深植根在李西闽的血液和灵魂里了。少年的李西闽已经展现出写作的天赋,高中时代已经在公开刊物上发表作品,80年代的文学作品发布平台远不及今天的多,能发表一篇作品难之又难。这次作品的发布让李西闽欣喜若狂,坚定了他在文学作品上前行的信心。也许是因为过于偏爱文学导致偏科,李西闽在高考中名落孙山。李西闽迫切地希望走出大山,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去工地上做过建筑工,稚嫩的肩上压上了沉沉的建材。命运的转折点来自于他走进了军营穿上了军装。李西闽从南跨到北,在西北空军某部通讯连当上了一名新兵。在军营,李西闽白天参加训练、学习新技术,晚上就躲在被窝里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继续写作。不断地写稿,不断地退稿,整整装了一麻袋退稿后,经过多年的沉淀,李西闽的稿件终于公开发表。从此的李西闽一发不可收,《昆仑》《解放军文艺》《天涯》《作品》《福建文学》《电视电影文学》等刊发表小说百万字。而后,李西闽在文学这条路上走得越来越顺畅。21年的军营生活,因为扎实的写作功底,李西闽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干部干事。退伍之后,李西闽走上了职业作家的道路。
李西闽的写作之路非常顺利,但他并不满足,从小就喜欢挑战自己的他需要有所突破。故乡神秘的大山和客家人传统的祭祀给他了丰富的创作源泉,李西闽于2000年开始创作恐怖小说,先后出版恐怖小说《蛊之女》《血钞票》《尖叫》《死鸟》多部,共200余万字。在国内外产生影响,成为中国恐怖悬疑文学的先行者。《蛊之女》是李西闽首次创作恐怖小说的热身,这本书修改了十多遍,足足写了100多万字,稿纸摞起来比人还高。李西闽的恐怖小说不仅是诡异的,他越来越把写作重点放在了书写现代人日常生活中的内心恐惧上面。
 
汶川大地震深埋地下五米
76小时炼狱般煎熬终获救
 
与彭州的结缘源于偶然,在西北军营,李西闽有个志同道合的战友——易延端。他们两人都酷爱文学,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易延端是彭州人,2008年5月,应战友之邀李西闽来到彭州银厂沟鑫海山庄创作。5月12日上午,银厂沟阳光灿烂,鑫海山庄院子里小黄花开得无比娇艳,成群结队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静谧的大自然给予了李西闽创作的灵感,一上午的奋笔疾书,他完成了1万多字的文稿。早上喝了点稀粥吃了个馒头的他,专注写作忘记了吃午饭,他准备一气呵成完成当天的写作后,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吃点美食喝点小酒,放松身心。
谁也不曾想到灾难在慢慢地逼近,14点28分,忽然间天旋地转、山崩地裂,来不及反应,在四楼写作的李西闽就被埋在了5米深的地下。等他清醒后,血已经糊住了左眼,仅右眼能看到废墟缝隙里的一缕光。钢筋从他身体穿过,铁片从他左脸插入,即将昏迷时他就一次次用手背往铁钉上使劲刮、一次次把头往下压让脸上的铁片插得更深更疼。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李西闽被压得无法动弹,连想歪个头喝自己左脸上的血,也做不到,脚下是洪水肆虐地吼叫,对岸山上泥土和石块噼里啪啦往下滚落……三天三夜,对他来说比地狱还觉恐慌。有那么一刻,他觉得他的灵魂已经飞离了他的身体,没有疼痛、没有恐惧,身体无比轻松,充满快感,但他的意识又告诉自己,还有深爱的女儿才牙牙学语,还有深爱的家人期盼他回家,他一次次加剧疼痛来让自己清醒。庆幸的是战友没有放弃他,路没了,易延端翻山越岭来找他,在李西闽觉得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易延端带来了救援部队。
 
在爱和关怀中重生
心灵之殇找到出口
 
李西闽获救了,身体获救,心灵却在地狱般的灾难中走不出来。从此以后,李西闽时常会陷入巨大的恐慌和无助之中,他得了应激创伤综合症。他也想过要放弃,家人和朋友的关爱,给了他选择了面对的勇气,不是回避或遗忘,而是面对、和平地接受深入骨髓的恐惧。李西闽以写作的方式来救赎自己,《幸存者》是对他自己的拯救,对生命和自然敬畏的同时也重新获得对文学的敬畏。文学帮助李西闽抵抗恐惧和软弱,抵抗黑暗和噩梦,抵抗虚伪和鄙俗。每年的5月12日,李西闽都会回到自己被埋的地方,去祭奠那些和他一起被埋的死难者。第一年,他看到废墟突然泪流满面,嚎啕大哭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年还会流泪;第三年、第四年……慢慢的一年比一年好。2015年来到银厂沟,看到废墟上重新建起了木头房子,他觉得心里好受多了。2018年再来到银厂沟,道路修好了,一栋栋褐黄色的木头房屋也建好了,残垣断壁已经看不见了,地震所留下的伤痕也已一点点地被修复。李西闽重生地长满了野草,黄色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白蝴蝶依旧在花间飞舞。
“我有两个故乡,长汀是生我之地,彭州是我重生之处,我总觉得我的灵魂已经留在了彭州,留在了我被埋之地,所以每年5月12日我必须要回到彭州,回到我所埋之地,我的心才会恢复平静和安宁。”李西闽眼里噙着泪水,“当初鑫海山庄被埋的六个人,只有我活下来了,我要来看望他们。”李西闽从地震的废墟中重生,爱和关怀也终于让他从心灵的废墟中走出,他的作品更关注现实中的问题,2012年创作的关注打击拐卖儿童的小说《宝贝回家》,2013年的《姐姐的墓地》等,他的悲悯之心赋予作品更强的生命力。他开始关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孩子,他的稿费更多地去资助汶川、青海玉树等大地震中需要救助的孩子。
十年过后,个子不高的李西闽,用自己强健有力的臂弯重新来拥抱生活,正如他所说,与其逃避,不如面对,对自我的救赎让他完成了地震后十年心路历程的《我们为什么要呼救》,让每一个不仅是在灾难中,也在生活中经受心灵之殇的读者找到出口,走上温暖而光明之路。
记者手记:第一次含着眼泪做完采访;第一次采访完之后,心口像一个大石压着;第一次采访完后,深夜失眠;第一次无从下笔,不知从何开头。痛和酸楚会伴随着李老师的讲述弥漫在心里的每个角落,让人不能自已。灾难会抹灭有的人的意志,也会让有的人浴火重生,让爱和关怀照亮来生的路,让每一个经历心灵之殇的人都能重获光明之道。
                       本刊记者   陈林   周蓓

请你注意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彭州门户网的所有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