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日14时发布天气预报: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天气为阴天,夜间山区有零星小雨,气温5~9℃,相对湿度55~85%;污染气象扩散条件为3级(一般)。森林火险气象等级为3级,属中度火险,森林可燃物可以燃烧,请注意防范。
军乐镇: 对接群众需求 做靓乡村“文化餐”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8-10-09 【打印】 【关闭

      近年来,军乐镇以基层群众需求为导向,以文化设施为载体,以重点项目为抓手,采取多种形式,集聚各种资源,围绕文化服务“实用、优质、高效、便捷”的原则,提高文化项目的供给能力,实现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文化惠民和服务群众,让先进文化在乡村生根开花,让文化发展成果普惠群众,做靓了乡村“文化餐”。

发动群众参与建设
共享公共文化成果

      “公园式”村庄是群众们孜孜不倦的追求,在军乐镇华光村,对于“微公园”——卿家巷的整治,这里的群众都自己动手参与,投工投劳。
      近日,记者在华光村卿家巷看到,大家平日里丢弃的烂水缸、烂瓶罐成了充满艺术感的花盆花箱;草坪、树木是大家亲自种植和维护的,墙上的人物画像也是由绘画爱好者们自行设计绘画,充满着和谐与美感。“只有了解到群众所需,才能进一步做好群众工作。”军乐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镇紧扣群众公共文化需求,坚持深入基层,通过坝坝会、走村入户等方式了解到群众迫切需要微型活动空间、文化活动、器材等公共文化服务产品。
      面对群众问题,军乐镇始终坚持以群众需求为中心实施文化“惠民”项目。在夯实文化建设上积极发动群众参与文化共建,大力营造积极向上、良好思想文化的氛围。“华光村的‘微公园’建成后,还定期开展了书法技艺传承活动,书法老师自愿参与,群众主动来学习,让华光村真正成为一个有思想、有浓厚文化氛围的‘公园式’村庄。”该负责人介绍道,此外,朝阳村的“乡村记忆馆”也凝聚着群众的智慧和汗水,馆里展示的200余件老物件、老用品都由村民自发捐赠,这些老物件本身是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废品”,而村里建起了“乡村记忆馆”,让其在记忆馆被重新赋予生命,找到了价值,如今的乡村记忆馆成为了能让年轻人“留住乡愁”、让老人唤起青春回忆的地方;同时,朝阳村还依托泉水文化,融合乡村记忆,把党群服务中心改造成为泉水民俗广场,这种艺术化、亲民化的改造,也给群众提供了一个休闲散步的好去处。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
让文化遍地留香

      为了让文化更可感、更可知,军乐镇充分发挥社会资源,形成合力,紧把文创脉搏,打造品牌文化,提高军乐文化影响力。
      邀请到李清泉设计并注入文创项目元素,打造朝阳村“乡村记忆馆”和迎春村“三和书院”呈现场所古朴素雅与文艺创新兼具的独特韵味。其中,三和书院的图书主要以涉农法律、农业科技、农村文化、医疗卫生、青少年读物为主,采用“面向农民,免费借阅,适时交流,不断更新”的模式,每天定时对村民开放,小文化起到了大作用,让村民享受到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大餐;借力市文化馆军乐分馆工作,邀请市、镇两级文艺工作者每周定期到镇文化站开展舞蹈、书法、摄影等培训,吸引城镇居民踊跃参与;依托西部瓷谷·陶工户开设茶艺课,不定期邀请茶艺师开设茶艺讲座,普及茶陶文化,讲解茶艺知识,受到了群众好评。
     “军乐镇12个村(社区)争着要文化项目、要文化活动载体,现在各村比工作,就是比哪个村文化活动开展得好,比哪个村的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更丰富,群众对文化服务设施满意度更高,营造出你追我赶的氛围。”据介绍,如今,迎春村三和书院有人来读书了;银定村锅魁文化广场有群众来赏花的、散步纳凉的、划桨的,有小朋友们在草坪上踢足球玩耍的;石埂村、红星村的妇女儿童之家让村上的妇女儿童感受到了更多温暖;镇文化站有人来学书法和舞蹈了,还有很多各类惠民文化活动开展,切切实实地让各类文化阵地“活”了起来。
      只有不断增强公共文化的自我造血功能,才能使农村文化建设得以“可持续发展”。据了解,军乐镇将坚持打造乡村文化阵地、挖掘乡村文化内涵、打造文化人才队伍,立足泉水文化,不断探索农村文化公共服务、文化活动创新,抓住群众需求的“兴奋点”,采取喜闻乐见、丰富多彩、行之有效的活动方式,不断创新农村文化活动内容,使当地群众“有戏看、有书看、有电影看、有活动”,打造军乐自身文化品牌。
                                                                                                                                                                                                                                                                                                                                                          本刊记者  代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