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我市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多云间晴,早上坝区有雾,气温10~22℃,湿度50~90%;气象条件对空气污染物扩散无影响(3级);森林可燃物较易燃烧(3级),请注意防范。
特色养殖 “川芎鸡” 带动地方经济发展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8-12-21 09:56 【打印】 【关闭

      “中国川芎小镇”敖平镇地处川西旅游环线,地理位置便利,具有适宜川芎生产的土质、水分、气候等优越自然条件,这里的川芎产量占到全国的80%以上,也正因如此,敖平镇享有“中华本草小镇、道地药材之乡”的美誉。拥有如此丰富的川芎资源,敖平镇友谊村的养殖户们也积极探索用川芎来改善鸡肉及鸡蛋的品质。

川芎加入鸡食
营养更高肉质更优

 

 

       在位于敖平镇友谊村的一家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栅栏里,上千只鸡来回地踱着脚步,嘴里不时发出咯咯的叫声。这些鸡有的是全身黑色,有的全身土红,当它们看见饲养员向地上抛洒食物时,顿时飞快地向地上的食物跑去。小小的玉米籽成为了这群鸡的美味佳肴。
       记者看到,饲养员手中的盆子里不仅装着玉米籽,还混杂着许多粉状物质。“除了玉米籽以外,还有麦麸、豆粕、川芎等,将这些和在玉米籽中,鸡不怎么得病,肉也要好吃一些。”饲养员张先群介绍道,特别是将干的川芎茎打成粉状或是把川芎叶切碎添加到鸡的食物里,可以让鸡在啄食和消化的过程中更好地吸收川芎的药效。
      至于为什么添加川芎在鸡食里,这正是敖平齐旺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在提升鸡的品质上所作的探索,而几年来的养殖经验证明了此方法行之有效。“敖平镇规模种植川芎由来已久,川芎本身就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当我们把饲喂了川芎的鸡拿去检测的时候,结果显示鸡肉的硒含量很高,我们便一直推广了下来,从2014年到现在都沿用着这种方法。”合作社负责人杨雾帆说,硒对提高人体免疫力很有好处,特别适合小孩和老年人,可以增强人的体质。
      选育更能适应市场需求品种的鸡,是合作社在添加川芎之外所做的另一件事。据了解,今年2月,合作社引进了“五黑一绿”母鸡鸡苗千余只和由省农科院培育的新品种“川土二号”公鸡500余只,特色川芎鸡及鸡蛋的名字在市场上逐渐热了起来。“以前我们合作社养的是一种叫‘青脚麻’的公鸡,一直以来经济效益都不太好,再加上市场又觉得这种鸡体型过大,所以通过思考后合作社决定从今年开始优化品种,市场的接受度也很高。”杨雾帆告诉记者。
      “五黑一绿”川芎母鸡全身呈黑色,重约三斤,维生素含量比一般肉鸡高出一倍,钙高出三倍;其鸡蛋也以绿壳蛋为主,而普通的鸡蛋呈黄白色,在个头上相比友谊村的鸡蛋要稍微小一点,不过,该村村民表示,别看喂了川芎后的“五黑一绿”母鸡的鸡蛋小,打出来的蛋黄却很大,蛋清也是非常粘稠,蛋白浓厚、细嫩,极易被人体消化吸收。

打响“川芎老农”品牌
带动村民脱贫增收

 

 

      今年8月初,合作社成功注册了“川芎老农”商标,建立微信公众号,与周边农家乐、月子中心等对接销售,通过“电子商务平台+线下实体+高端社区+优质渠道”的全新营销模式,对川芎鸡及鸡蛋进行全面推广;通过城乡党建结对,在成都高新区芳草街紫竹社区的结对帮扶下,很快打开了在城市高档社区销售的新局面;同时积极与我市各社团交流合作,利用多种优质渠道进行销售。
      自8月上市以来,川芎鸡和鸡蛋的销量较以往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合作社的“川芎老农”微信公众号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来自成都等地客户的网上订单。合作社在做大做强“川芎老农”品牌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帮助村民们脱贫增收,他们把大约200只小公鸡交给周边的老百姓代养,等180天小鸡长大以后,以110元至120元每只的保底价格回收,为村民们增加一份收入来源。
      据介绍,下一步友谊村还将多方借智借力,积极探索“集体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方+农户”的合作模式,以唐家院子川芎主题院落餐厅为核心,通过集体资产管理公司管理、开拓市场,投资方经营,农户参与的方式,向餐厅提供“自种+自产”的生态绿色农产品;以“川芎老农”品牌为出发点,拟推广川芎鸡、川芎鸡蛋、川芎菜、川芎腊肉等川芎特色衍生品,并结合川芎主题院落餐厅提高群众就业率,通过提升品牌效益,促进百姓增收,同时提升镇域经济实力。
                                                                                                                                                                                                                                                                                                   本刊记者   代成玉